【连载】Part 2 我思,我埠——说着“大话”的小孩

发布时间:2016年08月08日 10:07
 

吴召国-说着“大话”的小孩

为了把学上,孤单的孩子一个人骑着自行车,走在零下十几度的路上。

为了挣取一点生活费用,他的脚曾被钉子扎破过。

那个年代,一个孩子需要面对的生活的钉子,该有多少?

但小小年纪的他,就已能从同是穷苦的人们身上,模模糊糊地,看到自己要走的路。他不顾年少,也不理是否轻狂,只是将自己心中所想冲口而出:我要帮你们改变穷苦的生活!

当时,没有人能接受一个小孩如此大言不惭的“大话”,就像他们根本不明白这个小孩他的倔强。

倔强的小孩,很早就吃着贫穷给他带来的苦;也很早就以自己还稚嫩的肩膀,挑上命运给他的压力。

他改变自己、改变身边人的想法,在那个夏天,那个一边读书,一边出外打零工的夏天里,慢慢地萌芽。
 

少年时期的吴召国

少年时期的吴召国

在我读五年级的时候,爸爸从哈尔滨回来,在另一个乡镇开了一个家具厂,所以我五年级起,就开始在离家很远的学校上学了。

后来,爸爸创业没有成功,家具厂倒闭了,他转身又回去了哈尔滨打工。而我那时候才十岁,读初一,在家与学校之间需要骑三十多公里路的自行车。那时候我妈也去哈尔滨打工去了,留下我和我姐,更可悲的是一年后,我姐也去哈尔滨打工去了,留下我一个。就我一个人骑着一辆大的自行车去上学,28式的,腿都不够长,蹬不着。

然而,困扰我的还不止这一个问题。那时候上学,路上非常的冷,零下十几度。我没有多厚的衣服穿,那些衣服都不怎么保暖。为了上学,我就把一根木柴点燃,拿着烤了一会,还是不行,太冷了。最后不知从哪里找来了一块破布裹住,骑上车就走了,就像个乞丐一样。

记得有一次学校放假了,要回家,可是我的自行车的轮胎坏了,身上还有一毛钱,想修也修不起。如果坐车的话,要四十分钟,要两块钱。找同学借,也没人能借。当时觉得世界末日来了。后来狠狠心咬咬牙,去一家店里买了一个馒头,边吃边往回走。走了两个小时。

那时候一周七天里有五天在学校,上学这五天,只能给2块钱的生活费。最穷的时候,为了这2块钱的生活费,妈妈还要去跟村人借。看哪一家院子的围墙矮一点,没有狗,妈妈就跟人家说借两块钱。后来也拿家里自种的小麦去换一些钱。

那时候就是这么过来的,家里东扯西拉的,凑够一点钱,供我去上学。

但是,仅仅靠家里,是不够的。所以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那时候我完成了中考后,就一个人去了我们县里去干活,去帮人起铁钉,就是在一些废弃的木板上,把铁钉起出来。那时候是和一群大人一起做,就我一个小孩子。起出来的钉子,按三块钱一斤。我就蹲在那里,不停地做,一开始动作还生疏,但慢慢地就熟悉了。起得很快,一个暑假过去后,我挣了七百多块钱,也就等于起了两百多斤的钉子。那时候七百块钱对我一个小孩子来说,已经很满足了。而且,这是我自己辛苦换来的劳动成果。那时候,旁边一起起钉的大人都说我是财迷,为了钱就拼命了。但没人知道其实我那时候的脚都被扎破了。只能去外面包扎了一下,回来继续做。后来看着伤口一直没好,又跑去看了一回医生,那时候医药费好像花去了七十多块钱。

那时候,我与那些大人一起上下班,看着他们很辛苦,我就说我以后一定要开一个大公司,请你们来打工。但他们所有人都嘲笑我,说这小孩真能吹,说我说大话。这件事给我影响也蛮深,因为从小就不服输,越说我做不到的,我越想证明自己。所以这件事现在说起来仍然历历在目。

如今我真的拥有了自己的公司,有很多人在我的公司里工作,他们与其说是在我这里打工,不如说是我真的创造了这么一个平台,让每个人都在这里能找到自己的工作价值,实现自己的梦想。所以说,当年的那些大话,那些大人曾笑话我的,我到今天都实现了。

思埠集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