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连载】Part 2 我思,我埠——少年的尊严

发布时间:2016年08月11日 10:29
 

思埠崛起-少年的尊严

少年似乎被当年的最后一根稻草压倒,他甚至与妈妈争吵了起来。他不再理解,他很痛苦。

那时候,一辆自行车其实等同于他当时所有的尊严。

在这种争吵的背后,是他对尊严的渴望。他希望,别人能用一种正常的眼光来看待他。他把那种因为得不到尊重的心理落差,都归咎于那辆老旧的自行车上。

有点小孩子的稚嫩,但也的确是无可奈何。

也许,在这里,可以套用他十多年后的一句话:当你还在为一些物质形式而纠结的时候,那是因为你心中还没有富有。

十多年后,很多人都知道他富有了,以为他会每天穿着西装,系着领带,出入各种奢侈消费场所。但他真没有。

时至今日,他仍然是背着个双肩包就去上班了。他也很少穿正装、打领带。

十多年前,为一辆自行车而执拗的少年,如今,有了可以买很多豪车的条件,但他不再为此而执拗了。
 

费县一中

费县一中

初三那年,妈妈对我说,如果我考上县里最好的高中,就买一辆新的自行车给我。为了这自行车,我拼了命去学习。

其实那种大的老式自行车也不是不好,只是我们村里的路总是泥泞不堪,骑着大的自行车就容易摔跤。常常车摔的一身脏,人也一身脏。这种自行车在泥地里每走两步,车轮里就会沾上很多泥,就要就拿个小棍子去戳一下,小的自行车就不用。

而更重要的,也是我最介意的,就是每次推着那部老式自行车来到学校,我心里就特别的自卑,我总是找一个老远老远的地方把车放好,怕人家看到。车脏,人衣服也脏。没办法,从小就觉得人家瞧不起我,也没有什么伙伴。这种自卑也跟着我来到了学校里。

那时候的我,衣服看上去永远都不变,一年四季都是校服,实在是没有其他的比较像样的衣服穿。现在说起以前,每一个班里总有一个人是永远穿校服的,大家都很有共鸣。其实永远穿校服的那一个人,就是穷人,穿不起其他的衣服,我就是那一个。

所以,当我妈说可以给换一辆新的自行车时,我就拼了。

后来,我终于考上了我们县里最好的高中费城一中,但我妈并没有给我买新的自行车,因为实在是没有钱。

但那时候我特别不理解,我很痛苦,觉得你答应了的事为何没有做到?我这么辛苦,一直在期待,然后忽然说这个美梦要落空了,要破灭了。那时候完全接受不了,就算到今天我也仍然忘不了那种痛。

我与妈妈争吵了起来。我记得那时候还是在田里,干活的时候。与母亲吵完架后,我活也不干了,就从田里回来,回家去。

我记得我走回去的那条路特别的泥泞,中间还要经过一条小河。那时候我在想,如果这地方有个桥就好了。

回到家,想了想,无可奈何,依然骑着我那辆28式大自行车去上学了。

现在回头想想这件事,也确实蛮可笑,但是当时真的觉得是刻骨铭心的一种痛,也可能是一直以来自己压抑得太多太久了。

十多年后,那条河那里果然多了一座桥。就是我这一次回乡建的,名就叫思埠桥。

思埠集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