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连载】Part 2 我思,我埠——我的大学

发布时间:2016年08月16日 10:44
吴召国-我的大学

吴召国-我的大学

他非常坦承地解释,自己为什么没有上大学。

他从一个为了一张奖状而自豪的孩子,到一个与大人一同打工赚取生活费的小孩,到因为一辆自行车而追求尊严的少年,再到一个高中生——一个碰上了计算机互联网时代的高中生。

2000年,一个世纪的来临。也是在那几年,互联网在中国的青少年中,就像一张张巨大的蜘蛛网,网住了万万千千双眼睛。

像大多数80后一样,他也经历了沉迷网络的日子。

当然,没有考上大学的原因并不止这一个。

他带着上大学的梦想在路上,但不想,路上的辗转与曲折却成了他最终的大学。

在大学梦想萦绕和煎熬的那几年,他努力过,也放弃过。

之后的路上,他受过欺骗,也曾对别人哄骗,经历了一些选择与妥协,在各种反省沉思之后,他明白了,什么才是真正的大学。


上高二的时候,我选了美术班。因为我从小就有画画的爱好。小时候,周围的男孩子都是喜欢摸鸟蛋、下河捉鱼等,我从没去爬过树,从小就喜欢和小女孩跳跳绳,反而跳绳子比一般的小女孩还优秀。从小玩得和别人不太一样。

我觉得我画画挺好的。但我是我们班很少没考上大学的人之一。因为那时候,一是沉迷网吧,二是家里给的钱不够。美术特长生高考时要到全国各地去考专业课,我家没有钱,别人都花几万块钱出去考,我爸只给了我几千块。我最后报了两个学校,一个是中央美院,没有考上。一个是中央民族大学,专业线过了,但文化课成绩不够。

没考上,特别的悲剧,本来是指望考大学改变自己的命运,结果没考上,也不敢告诉父母。

那时候老师同学的都看不起,都给脸色我看,很鄙视我,自己心里很不舒服。

后来没办法,就告诉自己父母,考上大学了,考上什么大学呢?是西北大学,其实是和几个自考生到西安那边一起去自考。

家里就给了我几千块钱当学费。我跑到西安去,交了学费,才知道是骗人的。去到那边,在边家村租了一个单间,入学3个月考了第一次试,马列考了46分,邓论考了64分,老师说要考过24科才能拿到本科证书。我用了半年才考过一门,心里就想着这样考何时才能拿到毕业证?所以只能放弃了自考,不读了。

这时候又必须去挣钱,因为没生活费了。刚开始的时候,我开过话吧,就是供人打电话的,两毛钱一分钟。在ktv里做过服务员,干了几天就不干了,觉得那个地方不适合我。

又去找工作。去应聘经理助理,很可笑,当时十六七岁的年纪,穿得也差,营养又不良,没有精神。那时候是通过西安一中介介绍的,去了,填表,面试。应聘的职位是经理助理。

经理助理一个月工资是800,想着做个十个月就八万了,很兴奋。但是对方要求要有社会实践,怎么实践呢,就是买他的产品出去推销。半个月内可以卖出去的就可以回来当经理助理。

我当时把自己身上仅有的两百块钱全掏了出来,买了他的洗面奶、洗发水等。结果拿出来去卖,根本就没人买,全是劣质产品。那是2003年,就是这样被中介骗了钱。回去找他退货,还被人打了一顿,也不敢报警。

后来我在几个老乡的鼓励下,在西安钟楼小学里面租了一个教室,成立一个“大学生创业俱乐部”,说白了就是一黑中介,主要面向刚到西安上学的大一新生,交30块钱即可介绍工作。其实,工作源都是招聘报纸上找来的。

干了一个月,赚了几百块钱,后来被公安局查封了。自己也觉得这些东西是骗人的,不会长久,心里面也过不去。2004年,我尝试着把费县的工艺品倒腾到西安去贩卖,摆摊,推销。后来还卖过牙膏、生活用品,什么都干过,也都是不成功。

那时候我找工作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。记得很清楚,当时办了个假证,花了一百块钱,办大了,说是西安交大毕业的。去应聘的时候,人家问什么专业?我答营销专业。人家问营销是干嘛的?我憋了半天,说营销就是买东西和卖东西。人家说走走走,你这纯蒙的,根本就没上过大学。

那时候我十九岁,第一次觉得心虚。

后来我就觉得,我确实需要充实自己,就挤出时间来看营销书籍。去买书,没有钱,怎么办?去图书馆借书。借了一本书叫《营销人的101个法则》,很厚。三十多块钱好像,买不起,就租出来,好像是给了押金就免费租的,拿回来自己就手抄。

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,没睡觉,把全书都抄下来了。抄完了就开始背。我记得很清楚,书上面说如果这世界有一个工作能改变你的命运,那就是营销,因为那可以磨练你。每一个成功的企业家都是从营销开始的。从那时候起,我心里面就坚定一个信念,一定要做营销。

书里还说,如果万万不得已,你一定不要换工作,不要换行业。只要你努力地去干那一行,专注,你一定会取得成功。这些都对我后来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
后来我再去应聘,人家问我什么学历,我就很自信地说我是高中毕业,但是我有非常丰富的营销经历和知识。然后在面试的人面前,将营销说得头头是道。人家也不用看我的学历,就已相信我对营销是非常专业了。

所以,我是没有上过大学的。也可以说上过,社会大学。

思埠集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