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连载】Part 2 我思,我埠——哈尔滨的伤心

发布时间:2016年08月23日 11:12
绿皮车

2005年,吴召国踏上一辆绿皮火车,从西安开往哈尔滨。

从西安到哈尔滨,两千多公里。

2005年,吴召国踏上一辆绿皮火车,从西安开往哈尔滨。

绿皮车,曾是中国铁路客运的主力,深绿色的车身,低廉的票价,简陋的车厢设备,在夏天是“闷罐”,冬天则是“冰箱”,但尽管如此,在那个年代,也深得农民、农民工朋友们的欢迎。

在农民工挤满的车厢中,年轻人吴召国背着他的吉他和梦想,随着火车一路北上。

哈尔滨,这个他从小就已听过的城市,终于有机会来一睹她的风采了。

但想不到的是,哈尔滨的冰雕美得亮了他的眼睛,现实的窘迫也残酷得刺痛了他的眼睛。

这是他打工生涯的第一站。在这里,他走进了一个行业,从此路途百转千回,但却从未转身离去。


2004年,爸爸给我打电话,他也终于意识到我没考上大学,是骗人的。在电话里,他叫我过去哈尔滨卖手机,说一个月能赚1500块钱。

当时我听完电话后,很兴奋。就和我的朋友一起,从西安出发,坐着绿皮火车,背着一把吉他拿着一个篮球一床被子就出发了,往哈尔滨去。

在硬板上坐了70多个小时,3天2夜。

到了哈尔滨一出来,一下火车,外面温度零下三十多度,我已经累得起不来了,腿都麻了。

坐公交车回去父母所住的地方,一路看到很多冰雕,特别的漂亮。心里面也特别高兴,觉得我的春天终于来了。

哈尔滨冰雕

但是现实是残酷的。我们的车七拐八拐、左拐右拐地,终于拐到到了我父母租住的房子,当时我就崩溃了。那里大概十平方米,放着两个架子床。没有厕所,在走道里面做饭。乱七八糟,每走一步都要看一看,太乱太多东西。

我绝望了,我有过心理准备,知道条件不会很好,但我真没想到条件会这么差。没有厕所,大冬天的要往外面跑,这简直就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

更重要的,是我爸跟我说的卖手机的工作根本就不存在,本来就是我爸为了让我过去哈尔滨而骗我的。

这样的双重打击下,当时的我像个死人一样躺在床上,没有一点斗志。

家人看我这样,都为我着急。后来我姐夫说,你去卖油漆去吧。因为他帮人装修,可以顺便让我去推销一下油漆。这等于是靠了一点他的关系,但是别人也不一定买。而且,卖油漆的话,也就几百块钱一个月,根本养活不了我自己。做了三个多月,我只有放弃了卖油漆的工作。

去找其他工作,应聘了三十多家公司,都被拒绝。没有学历,没有外表,什么都没有,那时候也觉得自己是废人一个。

哈尔滨街景

后来碰到一个老板,开着一辆奔驰,车牌号码是好几个8。我那时候特别崇拜他,觉得他是神一样。他给我们培训,去帮人家推销产品。

但是那时候,毕竟刚踏入工作。懒,心里也不愿意跟人家交流。

那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去人家家门口敲门去推销,而人家不在家,敲了五家都没人我这一天就轻松了,因为老板说一个上午要去跑五家。

回到公司,还要跟老板吹牛,说今天有多么多么好。那时候18岁。

我经常想起高中同学们,现在都在上大学,他们都是天之骄子,在漂亮的大学校园里漫步,花前月下,卿卿我我,而我呢?背着一个破包,挨家挨户的敲门推销油漆,每当想起这些,内心酸楚,不知自己的未来在何方。

后来遇到一个新成立的公司,老板贷款新成立的公司,在一个只有一个办公桌、两张美容床的狭小房屋里招聘人。这个公司那时候根本招不到人,而我正好没人要,于是就留下来了。于是,我正式进入了化妆品行业,那时候是2005年1月份。

现在回顾2005年的哈尔滨,原以为哈尔滨会给我希望,但是又让我彻底失望了一回。后来兜兜转转,走进化妆品行业,人才慢慢地定性下来,越做越觉得这一行适合我。所以,人生有时候真的很奇怪,往往当你觉得没有路的时候,另一条路已经在偷偷地蔓延开来。也是《圣经》上说的,上帝关了一扇门,也必会为你打开一扇窗。

我们要做的,就是在命运之路暂时关门的时候,千万别放弃。

思埠集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