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连载】Part 2 我思,我埠——用脚丈量胶东半岛

发布时间:2016年08月25日 10:53
初创业时的吴召国

创业时的吴召国

根本停不下来的,是他的脚步。在那些日子,只要人家一打开门,他就马上冲上去,带着他无尽的工作的热情……

他早已不是哈尔滨那个躺在床上毫无斗志的自己,他的人生,随着业务的开展,也开始变得丰富。

他与身边的人的故事,也开始慢慢地在丰富。有的人已经成为过去式;有的人,他打定了主意要以后携手相依。

那些帮助过他的人,他在多年后仍然心存感激。

那些听过的歌,他在今天依然在怀念着。

年轻人,在用脚丈量胶东半岛,也在跋涉着自己的这一段旅途——从青涩到成熟的锐变。


2005年的春节,公司派我去青岛配合山东代理商开发山东市场。春节之后我就离开哈尔滨,踏上了南下的列车,中间需要在北京转车。

这是我第一次到北京。那时候东北还是很冷,而北京已经是春暖花开,我穿着大棉裤子、大棉袄、戴着帽子,到了北京,要在这里住一宿。走出火车站,围顾四周,觉得别人都用诧异的眼光看着我,因为穿得太厚了。

但其实茫茫人流,没有谁会多留意这个土小子。那时候就在想,这个城市谁会看我一眼,谁会记得我?每个人都在走来走去,都在忙什么呢?有没人留意一下我呢?

心里很自卑,什么都不敢开口说话。其他人都穿着短袖,很时髦,骑着单车。我不会坐公交车,也不会坐地铁,唯有徒步去找小旅馆。

后来转到一个小区,找了一个地下室,住了一个晚上。没有床,就一个垫在地上,周围都是发潮的。住下来,把厚衣服都脱了。出去找个地方吃了个面。心里面想,有一天,我一定要征服这个城市。

第二天早上起来,去天安门看了一下,路上花了两块钱买了一瓶水。

回头就转车去了青岛。

山东半岛-青岛

那时候公司有10几个人在跑业务。刚开始在那里,我没有朋友。那个企业的老板,姓陈,陈阿姨,对我挺好,看我穿了一身旧衣服,给我买了一套以纯的衣服,因为她家是开以纯专卖店的。印象很深刻,80多块钱的一条裤子,我觉得是天价了,买了一双鞋一百多,上衣也买了,全身行头差不多三百多块钱。特别感谢她。

小半年之后,因为经营不好,原来的十几个人全部离职了,公司只剩下我一个人,我的人生职业信条是,不到万不得已不换公司,不到万万不得已不换行业。所以那时候都是我自己一个人一直在苦苦的坚持,既是业务,也是售后,还监管财务、库管……这段时间我学会了很多,为我今后独立做公司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

我像上了链条的钟一样,日夜为工作。

这一年发生了一个不得不提的大事,和我相恋3年的女朋友离我而去,一句话,忙于工作忘记了她的存在,现在仍然觉得对不起她。前两天看非诚勿扰有个小伙情况和我差不多,在自己最穷的时候她一直陪在身边,在生活马上要有起色的时候她却离去。刚分手那段时间真的痛苦无比,3天3夜滴水未进……

相恋3年的女朋友离去

但是,生活还要继续,我唯有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当中去。那段时间我最大的投资就是皮鞋,因为跑业务几乎每个月都要穿坏一至两双鞋。

第一次跑客户时,人家问我推销的什么产品,功效类还是保养类?刚入行的我被问得一时语塞。对方一脸鄙夷地骂道:“这都不知道!滚!”

最艰难的时候,接近40度的气温,我领带笔挺的挨家挨户拜访客户,无数次被辱骂出来。

记得有一次,自己实在是太累了,有点要泄气的感觉了。又一次被人拒绝出来后,我找了个墙角蹲下来,吸上两根烟,三块钱的烟。心里想:回去吧?不行。不回去呢,也不知怎么走下去了。

就打开手机,手机里响起了许巍的音乐:


你站在这繁华的街上
找不到你该去的方向
你站在这繁华的街上
感觉到从来没有的慌张........
你曾拥有一些英雄的梦想
好象黑夜里面温暖的灯光
怎能没有了希望的力量
只能够挺胸勇往直前........

许巍

那时候听到这首歌,眼泪一下子要流出来了,自己觉得很有共鸣。我明白了理想在现实面前是很脆弱的。

那些日子,完全是靠着许巍的音乐来渡过。

唯有告诉自己加油,站起来继续找下一个目标。

最热的时候曾经一天中暑2次,每次醒过来用凉水洗洗脸继续跑下去。

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整个胶东半岛我用脚完全丈量了一遍。别人是9点出来跑业务,下午五点就回去了。而我不一样,我是早上五点钟就起来跑业务,一直跑到晚上十一点。我做了地图,把整个县城的美容院都找了出来,哪怕有些店开在很偏僻的地方。八点半,只要人家一开门,我立马冲进去,完了就去下一家。

因为我心中有地图,所以我的业务比人家好很多。我是其他人10倍以上的一个业绩。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半年。

后来我要走了,陈阿姨很感谢我,因为我确实是用了很多的心力来做这个工作。而我要走,是由于山东办事处面临撤销,哈尔滨公司总部极力邀请我去厂家做区域经理,负责管理山东。给我配了兵马,在济南成立了分公司,我每个月回哈尔滨公司汇报工作一趟。

2006年6月份,我照例回到哈尔滨公司,刚进公司财务室,公司新来的财务兼文员跟我打了一个招呼。她是到我们公司的实习生,黑龙江大学法律专业的学生,说不出为什么,她瞬间就把我吸引了,我心里暗想,这个女人是我的了。

2006年的6月26日,我俩正式确立恋爱关系。

思埠集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