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连载】Part 2 我思,我埠——黑龙江风波

发布时间:2016年08月30日 09:53
黑龙江

吴召国到黑龙江市场开展业务

在黑龙江,他发生了“人生的第一件大事”。在人心险恶的江湖中,他第一次尝到了被出卖的滋味。

他第一次爬到了人生中比较高的位置,但是,并没有坚持多久,他就跌下来了。

并且,这一跤,摔得不轻。

多年以后,回忆起这一黑龙江风波,他仍然激动难奈。

他珍惜那个年代,陪伴他渡过难关的人。

但他也感谢,那个曾经“阴”了他狠狠一回的人。

往事已过去,谁还在记恨谁,真正放不下的,都是还活在从前得失算计、恩怨情仇里的可怜虫。真正的成熟,是事过去,人过去,记住那段日子的意义。


由于山东市场运营得很棒,公司决定把山东市场交给代理商操作,把我调到黑龙江市场开展业务。

三个月的时间,黑龙江市场也被我运作得风生水起。

黑龙江夜景

这个时候我的心态发生了变化,以至于我无法调整,那年,我刚刚20 周岁,是公司最早的创业元老,拿着A级工资,和身边一群大自己10余岁的同事共事,老总也经常夸奖我说,小吴,你今年才20岁就这么厉害,等你30岁的时候你能成精了。我在一片赞扬声中慢慢的飘了起来,无法落地。

2006年山东代理商召开美博会,我作为主管山东的经理到济南支持工作,在代理商的糖衣炮弹攻击之下,我口无遮拦说了很多狂妄的话语以及透漏了不少公司的机密,山东代理商将全部聊天记录全部录音,并转交给哈尔滨公司老总。

当时特别痛恨山东代理商,但是现在回想一下,真的要特别感谢他,让我早早的知道并亲身经历商场上阴险黑暗的一面。

全公司所有人开会,老总现场播放录音,我的身后站了几个小混混,对我进行了肉体上以及精神上的折磨,所有人都唾弃我,说我是“卖国贼”。

在要胳膊还是要钱的威逼利诱下,我签署了放弃公司5000元奖金以及欠公司30000块钱的一纸协议。

他们还要求我离开化妆品行业,我知道,公司最怕的就是我还在这个行业做下去,因为公司知道我的能力,只要有人给我投资,我会起来的很快。

 

而女友也受我的连累,被迫一起离开了这家企业,我们拎着行李在别人鄙夷的目光中,手牵着手走出了公司大门。那时,我头脑里一片空白,只是下意识的握紧了她的手!

这件事对我的打击无比的巨大,整整一个月,我躺在床上不想吃不想喝,想起自己取得了一个这么好的成绩,现在却一下子变得一无所有。

那时候只有她天天陪在我的身边,我们没有电视机,每天依靠一个小小的收音机度过了那段最难的日子。

但那段日子也是我们人生中最为幸福,最真实最值得记忆留恋的生活。以至于后来每次听到汪峰的《春天里》,心里都特感慨。

沉寂了一个月之后,我决定回到山东化妆品行业重新起航,我劝她回鹤岗考公务员,因为我无法给她任何承诺,看不到任何未来。

要分别前的那些日子,我们心里都万念俱灰,我们只是在一起呆了短短的3个月而已,现在就要分开,根本不知道各自的前途如何,不知道是否还能在一起……

现在回想起来2006年那段时间,内心仍然无法抑制激动的心情…

思埠集团